推進健康中國 助力民族複興
作者:信息來源:

 

  社會發展而不斷變化的:最早的衛生服務就是治療疾病,圍繞著怎樣把病治好;後來發現有些疾病是可以先預防的,從而使人不會患上某些疾病,于是發展出預防爲主的服務模式;現在人們對生活品質的要求進一步提高,不僅要求沒有疾病,還要生活得健康、幸福,因此國際上已經開始把健康促進作爲衛生服務的主要模式。隨著新中國成立和改革開放,我國在經濟、社會、文化上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發展成就,衛生服務模式也應該與時俱進,實現這樣的轉變。今天我們把健康中國提升至國家戰略的高度,就體現出實現這種轉變的決心,也是我們國家不斷進步的標志。   
  什麽是健康中國?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對健康的定義,健康不僅僅是沒有疾病,而且是在身體、心理、社會適應三方面的完滿狀態。我認爲從以下這些方面來描述健康中國的目標是比較貼切的:   
  首先,一些標志國民健康的指標應該有顯著提高,比如傳統的國民健康指標,如人均期望壽命、嬰幼兒死亡率、孕産婦死亡率,以及新近提出的健康期望壽命等指標,這些指標應該走在世界前列;其次,整體來看,國民的健康素質有大幅提高,因慢性病造成的早死應該有大幅下降,兒童和成年人的超重、肥胖率等也要得到有效控制;第三,人群總體上處于健康狀態,大部分人不受重大疾病的困擾;第四,在精神和心理方面,人民有較高的幸福感,社會和諧;最後,我們的生活環境指標如空氣質量等,要有明顯改善。
  從現在來看,我們距離這一目標還有很大差距。要彌補這些短板,推進健康中國建設,應該至少在3個維度上做出調整。   
  首先是健康管理體制的建設。從國家政策方面來講,要實現健康中國的目標,就要求政府多個部門聯合行動,即“健康入萬策”。但直到今天,我們一說到健康,仍然還有很多人認爲這僅僅是衛生計生部門的事情。實際上很多健康方面的問題並不是在衛生計生部門內部能夠解決的。   
  例如,一個人的生活和行爲方式對其健康和壽命的影響是非常重要的,然而良好的生活習慣要從娃娃抓起,這就需要教育部門把健康生活方式的教育要作爲主要任務來抓。但目前在這方面的教育部門的工作顯然還有差距。再如,飲食是影響健康的重要因素,但上班族每天用餐的食堂是由單位管理的,這也不在衛生計生部門的管理範圍之內。現在,單位食堂的膳食結構不合理、高油、高鹽的現象普遍存在,長期這樣下去慢性病發病率一定會居高不下。   
  可以看出,要實現健康中國,做到“健康入萬策”,需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聯動,我們當前的體制上顯然還無法滿足這樣的要求。因此我建議,在愛國衛生運動委員會的基礎上,成立國家健康促進委員會,以健康中國來統領和協調各個部門,明確各個部門在健康中國中應該擔當的責任,實現“健康入萬策”。    
  其次是人群健康素養的提升。有較高的健康素養是健康中國的題中應有之義。然而我國目前人群的健康素養整體非常低下。據調查,在我國具備基本健康素養的人僅占人群的1/10,大多數人不具備慢性病的預防知識,以致于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我國的高血壓、2型糖尿病、腫瘤等慢性病發病率一直在持續攀升。慢性病發病率持續攀升,一定不是健康中國。而要扭轉這一局面,就需要不斷提高人群的健康素養。   
  人群具備良好的健康素養和較低的慢性病發病率,不僅是建設小康社會的重要人力保障,也是事關民族興衰的大事。以美國爲例,當前美國青少年超重肥胖率已超過1/3,美國政府開始意識到慢性病問題已經嚴重威脅到國家興衰。因此,美國總統奧巴馬親自組建了“應對兒童肥胖問題辦公室”,目標是用一代人的時間控制兒童肥胖問題,挽救美國的未來。反觀我國,兒童的超重肥胖率正在快速增加,隨之而來的是兒童高血壓發病率快速上升,這些孩子到了中年時,慢性病發病的問題將相當嚴峻。而就在國際上已經有許多先進國家開始立法對軟飲料做出種種限制時,我國的很多家長卻還沒有意識到軟飲料對孩子的健康造成不良影響。   
  面向大衆的健康知識宣傳非常重要,沒有正確的健康知識,人們就不能發現和糾正不良的生活習慣和行爲。在健康知識傳播方面,媒體可以發揮非常巨大的作用。但是就我們目前情況來看,媒體上的健康科普活動基本上是依靠市場來維持的,這樣宣教內容就難免受到商業利益的幹擾,有時甚至産生誤導。在媒體宣傳方面,應該由中央和各級政府出資,以政府的名義建立健康教育基金,支持媒體做健康知識的傳播工作,向人群傳播正確的健康知識。中央財政已經在2012年設立了健康教育專項基金,但省級、市級目前還鮮有類似的政策出台。   
  第三是衛生服務體系的完善。目前我國在衛生服務水平和公平性方面仍然與健康中國的要求存在較大差距,在基層和偏遠地區尤爲突出。醫改作爲當前我們實現健康中國的策略和手段之一,已經十分明確要建立分級診療制度。但是目前基層的服務水平和條件依然較差,很多時候還不能滿足基層群衆看病就醫的需求,無法承擔分級診療的重任,其中的差距不是一紙文件就能解決的。   
  要建立較爲完善的基層衛生服務體系,人是很重要的因素。我國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絕大多數是公立的,醫生的自由流動性很差,多點執業難以落實。在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的激勵制度設計上也不甚合理,基層實行收支兩條線管理,很難調動基層醫務人員積極性。這方面我們可以向國外做得好的國家學習和借鑒。國際上較爲成功的做法是,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大多數由醫生個體或者醫生聯合體組成,但由政府爲基本醫療衛生服務付費。政府在“買單”的過程中對這些私立醫療衛生機構進行考核,確保它們完成份內的基本醫療和公共衛生服務的數量和質量。英國、日本等基層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較完善的國家基本上都采用了這種模式。所以,我國醫改應從現存的主要問題入手,從制度上和體制上進行研究,找到我們的差距在什麽地方,然後著力進行改造和完善。